有羽烷烃

|| 切勿绝望 ||

【太中】所有物

滑板车

狐神宰x神官中

自我满足的产物,如有不适请尽快下车

荤话有很多()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

https://m.weibo.cn/5674797735/4305893422175624

【太中】玉響

-非常纯的学pa



 ——






   这是十六岁的夏末,一闪而过的,小小的故事。




    “早。”

    “早啊。”

    中原中也推着自行车,与太宰治并排走在还未苏醒的街道上。

  

    “我困。”太宰治打了个哈欠,“再这样下去我肯定会因为疲劳过度而猝死的。”

 

    “恭喜。”中原中也无动于衷,“老师会很开心,不用每天都到处找你挂在哪棵树上。”


    “每次来找我的不都是中也吗。”他耸肩,“过劳死的感觉可不好,死相还会很难看,还好,就快放假了。”


    “嗯。”


    “说起来,红叶姐带回来的那盆花。”


    “嗯。哦?你说那个。”中原中也反映了会儿太宰治在说什么,“那盆花,怎么了吗。”


    “不会是死掉了吧,那么就都没开。”


    “我不知道。应该是品种原因吧,红叶姐说没问题。”


    “哦——”太宰治发出意味不明的语气词,“不过,等得越久,开花的时候就会越愉悦呢。”


    “这又是你的什么恶趣味。”


    走进校门口,中原中也把车头一转:“我今天值日。”


    “那么回见吧,蛞蝓。”


    中原中也额头上爆出青筋:“别见了,青花鱼。”


    于是,在刚刚被泼上金色颜料的蓝天上,以东升的旭日为信号,他们相背而去。



    中原中也和太宰治是不折不扣的青梅竹马,但关系却差得惊人。曾经有老师试图调解他们的矛盾,而两个优等生却像幼稚园的小孩一样互相控诉,完全不听人说话。



    ‘是我好好说话但中也不听的。’


    ‘你一上来就叫蛞蝓我当然不听。’


    ‘我今天就没有。’


    ‘你今天选修课的时候坐我后面,往我衣服上写小矮子。’


    ‘那不是我写的。’


    ‘你他妈真当我不会认字迹吗?’


    ‘上次体育课你也公报私仇拉我当对练啊。’



    久而久之,老师习以为常。只要他们俩不闹的太过分,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但出人意料的,甚至就连他们自己都没想到,他们的关系也没有坏的那么彻底。




    中原中也拎着刚买的午餐,有点好笑的看着面前的几个人。


    以多对一,还专门挑了快上课,没人来的时候,很容易看出来的报复心理。


    中原中也手一松,便利店的塑料袋掉在地上,他活动手腕,傲视这些拿着球棒,一脸凶恶的小混混:“想打架?”


    “别嚣张。”为首的男人带了黑色的口罩,“你就是中原中也?”


    “是啊,知道了就赶紧回去。”


    “怯。”黑口罩哼一声,冲后面几人比了个手势,“把他小子打趴下!!”


    冲突一触即发。

 

    中原中也先躲过了两人挥来的拳头,又借着墙一蹬,跳出了包围圈里,紧接着来了一记扫堂腿,倒下三个人,但到底对面到底人多势众,他还是结结实实挨了一招。


    “你们哪个中学啊?我和你们好像没仇吧?”中原中也干咳几声。


    “少废话!接着给我打!”就算只能看到眼睛,也能想象到黑口罩狰狞的表情,“我们是和你没怨,要怪就怪你是太宰治的搭档吧!”


    “哈?”中原中也甩开一个人,愣了两秒,然后,爆发出怒吼。


    “太宰治你他妈给老子等着!!”

     中原中也把对太宰治的满腔怒火集中到拳头上,狠狠地揍向想要偷袭他的人的脸。


    日,寻太宰治的仇结果寻到他头上,他现在恨不得把太宰治的头按在学校的池塘里打。

    他绝对是早就知道有这码事才鼓动自己今天出来买东西的。



   “等着干嘛?”



   正在脑子里被自己暴打的人的声音突然出现,中原中也打人的手在空中顿了一下,他往巷子口看去,果不其然,太宰治手插在裤包里,笑眯眯地看着他。


    “你怎么?”中原中也觉得自己看到幻觉了。

    依他对太宰治的了解,对方应该是故意把他支到这边,不想惹麻烦,结果他怎么又自己跑过来了。


    “我想了想,还是觉得只让中也过来不放心。”


    中原中也正要说话,被他下一句堵了回去。


    “总觉得中也会和他们达成一起揍我的共识呢。”


    “你还真是有自知之明。”中原中也咬牙切齿,“来了就别站在那儿当背景,过来帮老子。”


    “你可真是太粗暴了。”太宰治说着,躲过向他冲过来的人,然后一手打上他的后颈。

    他看着对方倒下,勾起一个称得上恐怖的笑容。


    “我会告诉福泽副校长,是中也先动手的。”


    “你还是去死吧。”

 




    放飞自我的结果,就是先在副校长办公室被训了半个小时,然后到医疗室接着被训。


    与谢也老师一边暴躁地给太宰治脸上贴胶布,一边冷嘲热讽的和太宰斗嘴。


    受伤不是太严重的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被训,心里也好受了许多。

    他一直在想太宰治到底看他哪儿不爽了。他把那件被太宰写了字的外套展开,戳了戳上面干透了的墨迹。


    妈的,还是油性笔。


    每次都是这样,太宰早上来烦的第一个人肯定是他,明明平时上课不是睡觉就是发呆,和他一起上选修课的时候往他身上恶作剧比谁都来劲儿。

    而且,更要命的是,中原中也现在回忆起他每天的早晨,不管是春夏秋冬,总少不了太宰治没完没了的声音。

   什么昨晚试图用豆腐自杀未遂啊,森先生又被爱丽丝欺负了啊,明天早上要在学校新种的树上上/吊啊。

   更让他觉得烦的是,这些完全没有营养的话,他竟然全部记下来了。


   完了,脑容量怕不是都被无聊的事情占完了。


   他抽了抽嘴角,往太宰治那边投去可以杀人的眼神。


   但是太宰治并没有准确接收到他的愤怒。

   太宰治正和与谢也老师拌嘴,察觉到他的目光,先是不解,后来中原中也的的表情越来越阴沉,他大概猜到对方在生气,但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气。


   于是他略微想了想,然后冲中原中也扬起一个安抚性的微笑。


   就是这个他认为没什么特别意思的笑容,令中原中也本来就恼火的心更加烦躁。


   中原中也在回忆的时候,就觉得哪里怪怪的,现在太宰治一笑,原来令他生气的事情慢慢消了下去,但是另一种更加令人不知所措的情绪却逐渐萌生。


   他想扭头,不去看太宰治,却又因为什么不可抗力,忍不住要看清楚他的表情。



   太宰治刚刚才和中原中也一起打了架,脸上贴着胶布,还有些没能遮住的伤口。


   他长得好看,中原中也一直都知道,但他自己的脸也不差,所以一直觉得没什么。

   但是现在,就在此刻,他正努力想别过脸时,忽然觉得,在太宰治笑起来的时候,整个世界除了那双鸢色的眼睛以外,都失去了颜色。


   该如何描述呢。


   那双眼睛就像是一泓倒映着星空的泉水,让那些他说起来就没完的无逻辑的话,趴在桌子上往他身后写字时不小心泄露的偷笑声,和清晨带着睡意的早安,一同在他耳畔响起。变幻的场景最后又定格在这抹染上夕阳茜色的笑容上,于是耳边那些令他感到不知所措的声音又齐齐停止了。


   那种情绪压不下去,反而越来越张扬,强调着自己的存在感。


   很糟糕,非常糟糕。


   中原中也觉得他现在不太分得清太宰治身上莫名其妙的金色和窗外的斜阳的金色。


   他大概是忘记了悸动来临的前一秒,这世界的颜色。


   跨越沉睡的街道,响彻学校的放学铃与他加速的心跳重合。

   与此同时,中原中也听到了自己心中花开的声音。



   稍作更正,这是十六岁的夏末,似懂非懂的,情窦初开的故事。





FIN.








是太中的一个小小练笔,因为纯学pa,所以写了异能之类的沉重包袱都没有,只是普通少年的两人

以及想要描写中也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心动的瞬间,所以诞生了这个小片段

但是越写越觉得ooc了....


设定什么的请无视吧,搭档的话我脑的是辩论赛什么的搭档()


关于标题,所谓「玉響」即是 “一刹那的瞬间”

也就是是中也心动的一瞬间喔


感谢阅完这篇没头没尾的小故事





  

是斗斗
虽然新一没有出境但确实是快新()

是置顶☆

我,羽君,fgo佛系master

叫 羽君 或者 烷烃 都🙆‍♀️

关键词👇
坂田银时/太宰治

写字靠缘分,错别字大王就是我

很懒,但是想和大家一起玩,请fo我!!

没屁放惹

看银魂吧,最让人内心难过的还有一件事。
不能把内心的愤恨发泄到反派身上。
因为这里面哪里有他妈的真正的反派啊??

觉得高杉不好,高杉心心念念杀银时
后来:为总督把call打爆,你当然没被逐出师门啊呜呜呜你那么好

觉得胧不好,胧带着天道众心心念念搞事
后来:大师兄啊啊啊

觉得虚不好,虚天天想着怎么nèng死人类
后来:对不起,虚大真的只是想死

分支,觉得虚不好,寻找到底是谁他妈把虚生出来的
后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泪水变成了成都昨天的雨

后面还有一个每次都能把我看哭的地方。
从新身体里诞生的
是虚还是老师
还是一个完整的新的生命
还是有着老师记忆的新的生命

有着老师记忆、能模仿老师性格的,算不算老师

给松门厨和joy厨一条生路吧🙏

操。
而且(就目前漫画来看)
根本没有让大家一起平安活下去的方法




总结:银魂是不会带给你快乐的。

【龙以】R-15妄想

昨天的文字版被屏蔽了哈哈哈哈哈哈

看斗罗有时候想起唐三还有个蜀中唐门人士的设定
就不由自主脑补他心里活动

“搞铲铲哦”
“他在抓梦脚吗”
“这又啥子”
“我老汉儿竟然是昊天”
“小舞你竟然是个兔儿”

逐渐沙雕起来

龙以为什么这么好吃
以藏为什么这么可爱

下次尝试开个车

【快all】HAPPY BIRTHDAY

⚠️ 快all注意
快白➡️快红➡️快新➡️全员友情
⬆️顺序是这样的
每个故事独立,没有联系







》快白

“还没解开基德的预告函吗,白痴侦探。”
黑羽快斗发现从早上开始,白马探就一直皱着眉头、很认真地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像是在推算什么东西。
他想了想,也就只有他前几天发的预告函能让这位能力勉勉强强还算可以的侦探如此烦恼了。

“嗯?不、我并没有在解他的预告状。”
闻言,白马抬起头,顺便不动声色地把那张纸挪了挪位置,让黑羽站的角度恰好看不到纸上的内容。

黑羽快斗嘴角一撇,心中骂了一句小气,也就不再管白马了。

结果放学的时候,黑羽快斗在鞋柜里发现了一封信。
(大概又是哪个女生写的情书吧……)
这样自恋的想着,快斗拆开了那封信,然后....
他愣住了。
雪白的信纸上写着漂亮的花体英文。

Happy Birthday
Kuroba Kaito

.....
........
...........

(啊,说起来今天早上有偷瞄到,白马在写的那张纸上好像是花体字来着……莫非是在练习.....)

黑羽快斗飞快地用信挡住了快要崩溃的扑克脸,等他觉得脸上的灼热已经被散发着香气的信纸带走了一些的时候,他才重新抬头来。

“真是的……干嘛要用这么麻烦的方式啊不坦率的侦探。”
“害我也变得...奇怪起来了。”



》快红

老实说,黑羽快斗对小泉红子会给他庆生这件事真的很惊讶。
惊讶到他直接指着那盒巧克力问出来了。

“这里面.....没下什么乱七八糟的诅咒之类的吧?”

当然,回应他的是红之魔女的一记肘击。

“不想要的话扔掉就好了,真是的,反正你最后也会成为我的俘虏,我还送这些干什么.....”

“喂、红子,等等啊?”黑羽快斗捂着肚子颤颤巍巍站直了,见到的就是小泉红子潇洒的背影了,“我错了行吧红子,你送我礼物我特别感动,所以你至少把巧克力留下行不?”

小泉红子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黑羽快斗:“真的?”

“真的真的真的!”我真的很想吃巧克力!

“......呵。”
红子冷笑一声,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黑羽快斗一个人站在走廊里沉思了半晌,终于崩不住,一脸烦躁的抓了抓本来就有够乱的头发。
“她真的生气了啊,啧、这下可难办了。”

夜晚,红子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红子面无表情收拾着自己的法阵,毫不留情的逐客:“有事?再不走我就叫警察了。”
怪盗的笑容明显僵硬了起来,连带着手中的玫瑰都有点焉:“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别一气之下真在我身上弄些奇怪的诅咒。”
红子尽量冷脸对着KID,但在接过玫瑰时还是忍不住弯了嘴角。

“真应该把怪盗基德这幅样子照下来给警方看看。”
“饶了我吧大小姐。”

红子一把扯过他的领带,强迫基德好好看着她。
“你给我记着,不管是黑羽快斗还是怪盗基德,最终都会成为我的俘虏。”
“不过在那之前、祝你生日快乐也不是不可以。”

基德有些状况外的眨了眨眼,随即笑着行了个脱帽礼。
“我由衷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以及,谢谢你的祝福,可爱的魔女小姐。”



》快新(k柯)

“好了基德,把宝石交出来。”
江户川柯南推开天台的门,如他所料,基德正对着月光检验刚刚才到手的宝石。

“真冷淡啊名侦探。”基德没回头,直接把宝石扔给了柯南,“我也真辛苦,不仅生日的时候还要出来工作、工作的时候还要被你妨碍。”

柯南刚接住宝石,就被他这一句话讲懵了。
“生日?!”

“不要这么惊讶嘛,我肯定也有生日的啊。”基德笑了笑,拍拍自己身旁的空地,示意意柯南坐过来。
可能心里真的有那么一点点愧疚,柯南居然乖乖坐在了他旁边。
“你要是有什么诡异的举动就等着挨手表哦。”
好吧可能并不是很乖乖。

“把我当成变态防着吗你?!”基德微弱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然后一手撑着脸,一手摊开伸到柯南面前。

“你干嘛。”
“礼——物——”
“那种东西怎么可能有,我一分钟前才知道你生日是今天。”
“补偿。”
“不可能。你别得寸进尺,我可是来抓你的。”

基德脸一沉,一下子整个人都笼罩着悲伤的气息,又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开始坏笑。

“你笑什么。”
“大侦探,小学老师没教过你要对帮助过你的人表达感谢吗?”
“你什么时候帮助过我了。”
“飞机那次,要不是我把警车引来.....”
“.....你也假扮成我了,不算。”
“飞行艇的时候是谁跳下去救你的?”
“...唔!”
“还有向日葵。”
“好啦我知道了!你要什么礼物你说!”

“很干脆嘛小侦探,那....”基德转了个方向面对着柯南,指了指自己的脸颊,“啾一个?”

........

“你脑子里都是些什么你这个变态!!!”
“我错了我不该逗你、你把足球放下!!!”

........

“真是的、稍微逗一逗也不行啊,你还真是不可爱。”
基德重新整理好在打闹中被扯乱的领带,揉了揉柯南的头。
“那么,我就告辞.....?!”

胸前的衣服突然被抓住,猝不及防地被拉向对方那边。基德正想大声质问‘你到底在做什么?!’,却发现自己已经不可以再讲话了。
嘴唇、被堵住了。

直到被放开,基德还没从巨大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于是这样的场合下,先开口的是柯南。

“那个,生、生日快乐。”

“啊、谢谢。”

两个人的脸都红的不像样了。
真是笨蛋寿星和笨蛋侦探呢。


》彩蛋 全员友情向

“呼——”
黑羽快斗吹灭了蛋糕上的蜡烛,房间重归黑暗。
他借着窗外的自然光看清了小时候一家人的合影,目光微漾,最终低声笑起来。

“老爸老妈,我又长大了一岁哦。快要变成可靠的男子汉啦。”
“所以、现在的我即使是一个人吹蜡烛、也不会再像小孩子一样哭了。”
“因为——”


‘生日快乐,祝你早日成为我的俘虏,黑羽快斗。’

‘虽然说你是不可原谅的劲敌,但还是祝你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快斗!不过长大了一岁就别再玩偷窥的恶作剧了,不然青子可绝对不原谅你。’

‘看在是你生日的份上,今天就放过你好了。不过下次你就做好觉悟吧。’


“——有那群人在,我就算想孤独,想悲伤,也是不可能的啊。”








fin





关于银时的一点想法

之前微博发过,搬运过来x

—————————————


我知道我为啥会那么喜欢s银、鬼畜银这些有黑暗属性的银了
因为依坂田银时的经历,有这些属性其实是很正常的。
他其实再黑一点再崩坏一点都没问题,我们都会觉得很正常。
摸着良心说,我觉得发生在坂田银时身上的任何意见事情单独拿出来放在我身边任何一个人身上,他/她都会崩坏的。
我们算一下,幼年生活在尸堆里,好不容易有了老师又被迫分离、亲手弑师、与至亲好友反目……
谁他妈不会崩溃。
但是坂田银时呢。
他就还是那样,那副吊儿郎当欠扁的样子。来者不拒,去者不留,就那样承受着生活给予的一切痛苦。
他唯一一次关于“痛苦”这种情感的宣泄,就是在杀松阳老师时的那次流泪。
这真的是唯一一次了。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人啊,这样一个背负着那么多痛苦的人,你请他吃一顿芭菲,他就能高兴到跳脚。
其实他做什么我们都不会觉得过分,因为他实在背负的太多了,他有权利发泄,他应该发泄。
我们都知道,怀揣痛苦却无从发泄是件多痛苦的事情,那是在痛苦之上再叠加千万倍的痛苦。
但是他也太他妈温柔了。
他真的,从来没有痛恨过这个世界。明明像桂先生说的一样,他是最应该痛恨这个世界的人,但是他选择了爱这个世界。
所以我潜意识里大概是想要这么温柔的坂田银时,能在同人作品里宣泄一下痛苦吧。
虽然不是本传,但是啊,还是希望他能够减轻一些痛苦,就算是在同人世界里自欺欺人也